• 首頁
  • 機構設置
  • 法治新聞
  • 網上服務大廳
  • 司法公開平臺
  • 裁判文書公開
  • 法院公告
  • 視頻點播
  • 法院文化
  • 法律法規
  • 您的位置:首頁 >> 裁判文書公開 >> 民事案件文書
    王某某與程某離婚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信息來源:汕尾市城區人民法院   ‖  發稿作者:數據導入員   ‖  發布時間:2016年4月22日  ‖  查看3464次  ‖  
    (2003)汕市區法民初字第25號

    廣東省汕尾市城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汕城法民一初字第202

     

    原告:王某某,女,1984730日出生,漢族,汕尾市城區人,住汕尾市區。

    委托代理人:郭玉賢,廣東善言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王某,男,19581112日出生,漢族,汕尾市城區人,住汕尾市區。

     被告:程某,男,1980101日出生,漢族,湖北省蘄春縣人,住汕尾市區。

    委托代理人:盧志陽,北京市東元(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劉濤,廣東一粵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王某某訴被告程某離婚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王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郭玉賢、王某、被告程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盧志陽、劉濤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王某某訴稱,原、被告于2010年上半年談戀愛,20101010日在汕尾市城區民政局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婚后于2014612日生育一女孩程某某。原、被告婚前相處時間較短,對彼此性格了解不深時草率結婚,婚后不久,被告的惡劣品行暴露無遺,性格暴躁,經常夜不歸宿。被告還瞞著原告偷偷在婚介機構注冊(注冊名為“無為道”),并在網絡世界里與其他女人結婚生孩子,至今還與其相戀多年的前女友保持著不正當的關系。此外,被告具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在得知原告懷孕懷的是女孩時,多次要求原告打掉孩子,原告妊娠期間多次向原告提出離婚,用菜刀威脅原告,使原告精神受到嚴重的傷害。更過分的是原告于2014612日在醫院生產小孩因緊急情況需做手術要求家屬(丈夫)簽名時,而此時被告不顧原告母女安危,借故離開醫院,完全沒盡到做丈夫及父親應盡的責任。2015年春節,被告趁原告回娘家期間將家中值錢的手提電腦等財物轉移,并從2015126日(年初七)開始離開家庭再也沒有回家,從此正處于哺乳期的女孩程某某由原告獨自照料培養,被告的種種惡劣行為嚴重傷害了原、被告雙方的夫妻感情,現夫妻感情已破裂,已無和好可能,依照法律的有關規定,請求判令原、被告離婚。原、被告婚后生育一女兒,未滿一周歲,從出生至現一直由原告及原告母親悉心照顧,應判歸原告繼續撫養為宜;相反,被告具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且對女兒不管不顧,從未盡過父親的責任,根據《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一條、第七條、第八條的規定,從有利于子女的身體健康,女兒程某某判歸原告撫養為宜,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孩子撫養費人民幣310500元(自20156月起至20239月止,共計207個月,每月人民幣1500元)。被告于2007年以抵押貸款的方式購買了位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原、被告于20101010日結婚以后,使用夫妻共同財產共同還貸(每月約人民幣1300元)至今為止夫妻共同還貸55個月,共計71500元(雙方各35750元)【具體還貸數額以銀行還貸記錄為準】,且該房屋現已增值(購買時價值人民幣178000元,現大約價值為人民幣600000元,購買至今100個月,初步估算每月增值4220元,夫妻共還貸55個月,房產增值232100元每人各分人民幣116050元),另原告于2011511日將自己婚前個人公積金約人民幣15000元取出用于陽光花園***號房屋中,請求被告返還該筆款項。被告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持有銀行存款、在安信證劵有限公司汕尾香洲西路證劵營業部所持有的深圳A 股的股票、資金、基金,以及與該賬戶相關聯賬戶和被告在該證劵營業部開立的其他賬戶的股票、資金、基金,在萬聯證劵有限責任公司汕尾營業部開立的股票賬戶的股票、資金、基金進行平均分割。綜上,原、被告婚前缺乏了解、沒有感情基礎,婚后未能建立起感情,現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夫妻關系名存實亡,原告為維護其合法權益,特具狀法院,請求判決:1、原、被告離婚;2、婚生女兒程某某由原告撫養,由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孩子撫養費人民幣叁拾壹萬零伍佰元(¥310500元)【自20156月起至20329月止,共計207個月,每月約人民幣1500元】;3、被告支付原告對位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還貸的財產人民幣叁萬伍仟柒佰伍拾元(¥35750元)(具體以銀行還貸記錄為準)及該房屋在婚姻存續期間增值部分價值的一半【初步估算為人民幣壹拾壹萬陸仟零伍拾元(116050元)具體以評估機構出具的評估數額為準】;4、被告歸還原告用于支付購買位于陽光花園***號房屋的婚前個人公積金約人民幣壹萬伍仟元(¥15000元);5、分割原、被告婚姻存續期間共同購買的小型轎車一輛(車牌號:粵BU8***)【該車現價值大約為人民幣壹拾叁萬元(¥130000元),雙方各一半為人民幣陸萬伍仟元(¥65000元)】;6、被告支付原告在婚姻存續期間持有的各種有效證劵(包括但不限于股票、基金等)及被告銀行存折的一半(為100000元,以調查所得數額為準);7、原、被告共同購置的放置在陽光花園***號房屋內財物雙方各一半(約20000元);8、夫妻共同債務人民幣壹拾陸萬元(¥160000元)由原、被告雙方各自承擔一半(¥80000元);9、本案的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本案在審理過程中,本院根據原告的申請依法向安信證劵股份有限公司汕尾香洲西路證劵營業部登記證劵查詢被告程某的開戶資料及向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分行查詢被告程某的存取款情況,原告根據本院查詢的結果,后變更訴訟請求6為:被告支付原告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共同存款人民幣壹拾伍萬元(¥150000元)的50%(即人民幣柒萬伍仟元(¥75000元)整)給原告。

    被告程某在庭審時辯稱,1、原、被告感情比較好,不同意離婚;2、如果判離婚,孩子應由被告撫養,并同意承擔全部撫養費,原告要求撫養費過高;3、婚后購置房產由被告工資卡全額供樓,原告認為房產價值600000元,應以評估為準,沒有事實依據;4、公積金(原告)15000元用于個人開銷,沒用于供樓貸款;5、小車現價值不到130000元,評估后依法處理;6、被告所支付150000元,用于償還欠款,證據6有顯示已償還,不屬于夫妻財產;7、涉案房產501號房房內財產已由原告變賣部分,現有的同意分割;8、欠款160000元不存在,顯示欠款時間為2012712日,同日原告工資卡上還有余額80000多元(工行卡號尾數為2887),原告中行卡上尾數為9787的余款接近200000元,同時2012716日原告在該卡號共支取150000元用于購車,借條是虛假的。

    原告對其主張向法院提供的證據:1、原告的身份證、戶口薄(復印件),證據原告的主體資格;2、被告的身份證、戶口薄(復印件)證明被告的主體資格;3、結婚證,證明原、被告于20101010日登記結婚的事實;4、出生醫學證明、戶口薄(復印件)證明原、被告婚后于2014612日生育女孩程某某的事實;5、個人住房抵押借款合同、房地產權檔案詳細資料(復印件),證明被告于2007年以抵押貸款的方式購買了位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原、被告20101010日結婚以后,使用夫妻共同財產共同償還房貸的事實;6、原告王某某個人公積金存折,證明原告于2011511日將自己婚前個人公積金約人民幣15000元取出用于陽光花園***號房屋當中的事實;7、機動車行駛證(復印件),證明原、被告于2012年婚姻存續期間共同購置豐田牌小型轎車一輛的事實;8、借條、中國銀行結算業務申請書(復印件),證明原、被告因資金不足,向原告母親借款人民幣160000元后通過銀行轉賬購買小車的是事實;補充證據:證人證言、詢問筆錄、證人的基本情況,證明原告有3個銀行賬戶存款和取款的情況。

    被告對原告的證據質證認為:證據1234無異議;證據5真實性沒異議,可以證明房產屬婚前購置,夫妻共同償還不是事實,被告獨立償還房貸;證據6關聯性有異議,公積金是原告用于個人開支;證據7沒異議;證據8三性有異議,不予認可,2012年婚姻存續期間原告有存款250000元,并有支出150000元,證明借款不符合事實是虛假的;補充證據三性均有異議,原告是證人的外甥女,屬親戚關系,證人黃某某不符當證人的資格,三張銀行卡尾數為:978946674487都是原告的個人賬戶,不是證人證明了就可將該證據不能作為裁判的依據。

    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證據:1、被告程某家屬情況說明,證明程某父母、妹夫、妹妹圓圓幫助撫養小孩;2、工作證復印件,證明程煉金身份主體;3、黃岡市婦幼保健院證明,證明程某的妹妹、妹夫是醫生,更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長;3、程某工資賬戶明細,證明工資收入、公積金提取及日常生活開支;4、還貸賬戶還款明細,證明按揭房屋是程某償還月供;5、公積金賬戶明細,證明提取8800元用于家庭開支;6、收據,證明程某償還借款;7、借條,證明程某向父母借款,用于家庭開支及撫養費;82015925法院通知書、9、房地產初評結果答復函,證明涉案房在第一次評估時2010年的價格是319468元,2015年的價格是473256元;1020151020號的法院通知書;11、復函,鑒定機構都確認了之所以作出第二次鑒定的結論沒有新的事實依據只是考慮到原告的要求而作的調整,所以第二次鑒定結論顯失公平。被告在收到法院的通知書后也向法院郵寄了關于第二次評估鑒定的法律意見。

    原告對被告的證據質證認為:證據1真實性無異議,證明目的、關聯性有異議,證明被告沒能力撫養孩子,只借助被告親人撫養小孩;證據2、真實性無異議,關聯性有異議,被告的妹妹、妹夫是醫生跟孩子成長沒必要聯系;證據3、真實性沒異議,關聯性有異議,工資收入、公積金提取,有部分用于還貸、大部分用于被告個人開支,不是用于家庭開支;證據4沒異議;證據5真實性沒異議,關聯性有異議,被告用于個人開支,不是用于家庭開支;證據6有異議,不存在借貸關系,被告是公務員,怎么做生意,是虛假的,借款原告完全不知情,所謂收款人,原告不認識;證據7有異議,被告是為了應付本案而形成的,被告用于個人開支,向其父母借款是虛假的,原告不知情,不予認可;對證據891011都不是證據,而是法院委托評估公司評估的時候送達當事人的文件,不是當事人所說的新證據。被告所說的第一次評估和第二次評估的說法是不成立的,本案都不存在第一次評估和第二次評估,只是在評估的過程中出具了初稿征求了當事人的意見,在評估程序中當事人有異議的可以在15天向評估機構提出異議和事實依據。原告在初稿出具后向評估機構提供了異議和事實依據,事實依據就是當時房屋的價格和交易的價格,評估機構根據原告提出的事實依據才作出了最后的評估結論。法院在出具評估結論之前已經向雙方當事人發出了通知書,并設定了15天異議期,雙方都沒有提出異議,因此該報告是合法有效的。現在被告對法院出示的評估報告提出異議已經超過了異議期,該異議是不成立的。法院裁判的時候應當以該評估報告作為裁判依據。

    本院根據原告的申請向銀行、證劵公司調取的證據:即1、被告程某在安信證劵股份有限公司汕尾香洲西路證劵營業部的資金對賬單(資金余額為2.58元)、被告程某在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市分行查詢通知書回執、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分行查詢通知書回執(查詢余額為55.68元);2、汕尾市公安局政治處證明,證明被告程某的每月工資及補貼收入為人民幣6414元。

    原告質證認為:對證據12無異議。

    被告質證認為:對證據1 無異議;證據2真實性無異議。

    本院根據被告的申請向銀行調取的證據:即原告王某某在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分行查詢通知書回執(情況提供如下:查詢余額為79.14元)及交易明細清單、原告王某某在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分行查詢通知書回執(情況提供如下:賬戶為706858678***查詢余額為385.01元;賬戶為:701651379***734163144***671763144***的狀態是已關戶)及交易明細清單。

    原告質證認為:真實性無異議,工行尾數為887,2013323日轉賬60000元是償還原告母親(原、被告結婚購買家具時向原告母親所借款項),同年921日的一筆代收款已轉還原告父親,同年108日轉還原告父親的人民幣100000元(該款是原告母姨及原告母親代寄的),其他的是正常開支。

    被告質證認為:關于工行賬號尾數為887,2013323日轉賬的60000元、同年108日轉賬的100000元是不符合事實的,結婚家具是被告買的,借款沒事實依據,這二筆轉賬160000元是轉移共同財產的證據,關于78000元原告講是原告小姨的是沒證據的,20141027日原告支付20000元也屬轉移財產的行為,2015215日卡取了45900元,同年取了10000元,這50000多元是原、被告分居后,原告提起訴訟前取款屬于轉移夫妻財產的行為,原告沒任何證據用于家庭開支,原告屬于惡意轉移財產;對于二張中行卡尾數為:46674487分別是2014315日開戶,2015316日銷戶,賬戶為4667的有存現360000元被原告轉賬,并于2015316日銷戶,尾數為4487的于2015316日開戶,轉入210000元,當天又通過轉賬轉出,,同年317日銷戶,以上均為夫妻共同財產,原告沒經被告同意私自轉賬,屬于轉移財產的行為,被告只知道工行尾數為2887及中行尾數為9789兩張卡,中行的賬戶尾數為46674487兩張卡被告完全不知情。

    出示廣東建誠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的粵建誠評字【2015】第SW077號房地產評估報告書。

    原告質證認為:沒異議。

    被告質證認為:有異議。理由:1、涉案房被告總共收到兩份鑒定結論通知書,分別為:2015925號和同年1020號,兩份鑒定對涉案房的市場評估總價分別為:473256元和512688元,且是同一個評估公司做出,其中該評估公司在20151019號向法院出具一份復函,明確提出第一份的房屋評估報告是合理的,只是考慮到當事人(原告)的要求,對評估價值做了適當調整,故出現第二份評估報告,被告對第二次評估報告也向法院同提出了法律意見,被告認為應采納第一次的評估結果。至于第二次評估結論明顯證據不足,依法應當不予采納。本案應當以第一次的鑒定結論作為裁判的依據。而且兩份評估報告沒有將涉案房屋抵押寫明,故該評估是不客觀的。

    經審理查明,原、被告屬同事在汕尾市公安局工作,于2010年上半年認識、戀愛,同年1010日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婚后于2014612日生育女孩程某某。婚初感情一般,雙方于2015226日因家庭瑣事吵鬧后分居生活至現。原告以與被告相處時間短、彼此性格了解不深就草率結婚,婚后被告不盡丈夫和父親的責任,經常夜不歸宿,被告重男輕女思想嚴重,在得知原告懷的是女兒的時候,多次要求原告打掉孩子,原告妊娠期間多次向原告提出離婚,致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本院起訴,提出如上訴訟請求。經查,被告于2007122日以抵押貸款的方式購置了位于陽光花園***號房屋,20101015日至2015815日共還貸款人民幣73383.88元,婚后還購置了豐田牌小型轎車一輛(車牌號為:粵BU8***號),機動車行駛證登記在被告程某名下,該小車原、被告同意作價110000元進行處理。原告提出沒債權有向原告母親借款160000元,對原告提出向其母親借款160000元被告否認,被告認為沒債權有向其父母借款170000元,對被告提出向其父母借款170000元原告否認。庭審后,本院對原、被告共同購置的存放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內的財產進行了清點,清點的財產:1、格力空調(清新風)KF-72CW\E172368L1A1-N1一部;2、皮沙發組合一套、茶幾一套;3、飲水機一部;4、餐桌一張、椅子六張;5、冰箱(松下)BDC-226WMACLNR-(23WM1)一部;6、康寶牌消毒柜一部;7、康寶牌油煙機一部;8、煤氣爐(美的)一部;9、海爾熱水器一部;10、吉德洗衣機一部;11、鞋柜一部;12、啟邁斯跑步機一部;13、電腦椅一張;14、床墊2張。對上述清點的財產經原、被告雙方協商,上述財產歸被告所有,由被告一次性補貼原告6000元;庭審后原告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對登記在被告名下的位于汕尾市區汕尾大道中段陽光花園***號房屋于20101010日可能實現的房地產價值和于2015827日可能實現的房地產價值進行評估。經委托,廣東建誠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于20151112日作出粵建誠評字【2015】第SW077號《房地產評估報告書》,評估該房產不同時段的價值分別為:于20101010日可能實現的房地產評估價值為人民幣319027元,評估凈值為人民幣293756元;于2015827日可能實現的房地產評估價值為人民幣537514元,評估凈值為人民幣512688元,發生的評估費為人民幣3000元。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本院依原告的申請依法查封了登記在被告程某名下的位于汕尾市區汕尾大道中段陽光花園***號房屋,發生的保全費為人民幣2770元。

    以上事實有原、被告提供的證據及本案案卷材料為證。

    案經調解,無法達成一致意見。

    本院認為,原、被告依法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其婚姻關系合法,應受法律保護。但原告認為原、被告雙方認識時間短,草率結婚,婚后被告又不盡丈夫和父親的責任,經常夜不歸宿,在原告妊娠期間多次向原告提出離婚,致夫妻感情破裂請求離婚,原告的請求,依法應予準許。關于子女撫養問題,父母雙方均有撫養的義務,現原告要求撫養孩子,并由被告給付孩子撫養費共人民幣310500(自20156月起至20329月止,共計207個月,每月約人民幣1500元),被告要求撫養孩子,撫養費由其自行承擔,鑒于原、被告分居后女孩程某某一直跟隨原告生活,從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和結合原、被告雙方的具體情況女孩程某某由原告負責撫養較為妥當。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離婚后,一方撫養的孩子,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撫養費的一部或全部,原告請求被告一次性支付孩子撫養費人民幣310500元,因被告屬汕尾市公安局民警,每月工資及補貼收入約6414元,被告有固定的收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七條第二款“有固定收入的,撫育費一般可按其月總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給付。……”的規定,被告程某每月應給付原告王某某的孩子撫養費人民幣1600元(按被告程某每月收入約6414元的25%計算所得)至女孩程某某成年。原告請求被告給付孩子撫養費的時間從20156月開始計算,而本案的立案時間為2015512日,故原告請求給付孩子撫養費的時間從20156月開始依法予以支持。關于債務問題,原、被告對各自的借款雖提供證據予以證實,但原、被告均不承認各自的借款,故對原、被告各自提出的債務本院不予認定;關于原告請求判決原、被告共同購置的放置在陽光花園***房內財物雙方各一半約20000元,經清點存放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內的財物有1、格力空調(清新風)KF-72CW\E172368L1A1-N1一部;2、皮沙發組合一套、茶幾一套;3、飲水機一部;4、餐桌一張、椅子六張;5、冰箱(松下)BDC-226WMACLNR-(23WM1)一部;6、康寶牌消毒柜一部;7、康寶牌油煙機一部;8、煤氣爐(美的)一部;9、海爾熱水器一部;10、吉德洗衣機一部;11、鞋柜一部;12、啟邁斯跑步機一部;13、電腦椅一張;14、床墊2張。上述財物經原、被告雙方協商,上述財產歸被告所有,由被告一次性補貼原告人民幣6000元。原、被告對存放于陽光花園***號房屋內的財物達成的協議,本院予以確認,即上述財產歸被告所有,由被告一次性補貼原告人民幣6000元;原告請求判決被告支付婚姻存續期間夫妻共同存款人民幣150000元的一半人民幣75000元,因原告無法提供被告有存款150000元的證據,而原告所指的被告在中國農行汕尾分行的賬戶,賬號為:6228481418315990***,存款150000元已于201556日轉出,故對原告的該項請求,依法不予支持;對被告認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原告銀行卡上有幾筆存、支款屬夫妻共同財產,原告抗辯是親人委托代轉的,原、被告間只有工資收入,并無其他資金來源,且該幾筆款已不存在,故被告認為屬夫妻共同財產應依法進行共同分割,依法不予采納;原告請求分割原、被告婚姻存續期間共同購置的小型轎車一輛(車牌號:粵BU8***),庭審時,原、被告同意該車作價人民幣110000元,鑒于該機動車行駛證登記在被告程某名下,故該小型轎車由被告程某所有,由被告程某一次性給付原告車輛分析款人民幣55000元;原告請求被告歸還原告用于支付購買陽光花園***房屋的婚前個人公積金約人民幣15000元,原告無法向法院提供證據證明該款是用于購買陽光花園***房屋,且被告否認原告該款用于購買陽光花園***房屋,故原告的該請求,依法不予支持;關于登記在被告程某名下位于汕尾市區汕尾大道中段陽光花園***號房屋,該房屋是被告程某于2007122日以抵押貸款的方式購置,屬被告程某婚前所購置的財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條“夫妻一方婚前簽訂不動產買賣合同,以個人財產支付首付款并在銀行貸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財產還貸,不動產登記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離婚時該不動產由雙方處理。依前款規定不能達成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判決該不動產歸產權登記一方,尚未歸還的貸款為產權登記方的個人債務,雙方婚后共同還貸支付的款項及其相對應財產增值部分,離婚時應根據婚姻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原則,由產權登記方對另一方進行補償”的規定,故該房屋在本院判決原、被告離婚時,該房屋應由被告程某所有,由被告程某付還原告共同還貸支付的款項的一半及其相對應財產增值部分所占的比例。陽光花園***號房屋經依法委托評估,廣東建誠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于20151112日作出粵建誠評字【2015】第SW077號《房地產評估報告書》,且已送達原、被告,被告程某于20151020日收到本院轉送達廣東建誠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出具的評估初稿和本院通知,通知書告知:如對本評估初稿有異議,可在收到本通知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提出,在規定的時間內被告程某對評估機構作出的評估初稿沒有向異議異議,2015116日被告程某有向法院提出第二次評估鑒定的法律意見,但沒有提供相關證據證明第二次作出的評估初稿不合理的證據,故廣東建誠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于20151112日作出粵建誠評字【2015】第SW077號《房地產評估報告書》依法予以采信。原告請求被告支付原告對爭議房屋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還貸的人民幣35750元,因原、被告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共同還貸人民幣73383.88元,故該款依法原告應享有73383.88元÷2人=36691.94元,原告請求被告付還其供樓款35750元低于上列計算所得,故原告的該請求依法予以支持;關于分割涉案房屋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增值部分的問題,該房屋在原、被告登記結婚之前的評估凈值為人民幣293756元,尚欠按揭款人民幣為95242.22元,被告程某享有該房屋的實際價值為人民幣198513.78元;至2015827日該房屋的評估凈值為人民幣512688元,該房屋尚欠按揭款人民幣21858.34元,實際該房屋的現有價值為人民幣490829.66元,故該房屋從原、被告登記結婚之日起至2015827日止升值了490829.66元—293756元=197073.66元,扣除原、被告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供樓款人民幣73383.88元后,實際升值了123689.78元。故原、被告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對該房屋增值部分各享有的份額應以被告婚前享有該房屋的實際價值再加上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繳納的供樓款作為分母,以各自繳納的款項作為分子,后再乘以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該房屋的實際升值計算所得,即原告享有該房屋增值的人民幣16691.64元,被告享有該房屋增值的人民幣106998.14元,又因該房屋由被告享有,故由被告一次性補償原告房屋增值款項人民幣16691.64元。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二條第二款、第三款(五)項、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三十八條、第三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七條第二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準予原告王某某與被告程某離婚。

    二、婚生女兒程某某由原告王某某負責撫養。由被告程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給付原告王某某自20156月起至20163月止共9個月孩子撫養費人民幣14400元(每月按1600元計),從20164月開始每月15日前給付原告王某某孩子撫養費人民幣1600元至孩子成年。孩子長大成人后隨父隨母生活由其自擇

    三、登記在被告程某名下的位于汕尾市區汕尾大道中段陽光花園***號房屋歸被告程某所有,由被告程某付還原告婚后共同還貸支付的部分款項人民幣35750元及其相對應財產增值部分的款項人民幣16691.64元,合計人民幣52441.64 元。款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給付原告王某某。

    四、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購置的BU8***號小型轎車一輛歸被告程某所有,由被告程某給付原告王某某該車輛分析款人民幣55000元。款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給付原告王某某。

    五、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購置的存放于汕尾市區汕尾大道中段陽光花園***號房屋內的財物(1、格力空調(清新風)KF-72CW\E172368L1A1-N1一部;2、皮沙發組合一套、茶幾一套;3、飲水機一部;4、餐桌一張、椅子六張;5、冰箱(松下)BDC-226WMACLNR-(23WM1)一部;6、康寶牌消毒柜一部;7、康寶牌油煙機一部;8、煤氣爐(美的)一部;9、海爾熱水器一部;10、吉德洗衣機一部;11、鞋柜一部;12、啟邁斯跑步機一部;13、電腦椅一張;14、床墊2張)歸被告程某所有,由被告程某給付原告王某某該財物分析款人民幣6000元。款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給付原告王某某。

    六、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人民幣2184元、保全費人民幣2770元、評估費人民幣3000元,合計人民幣7954元。由原、被告各承擔3977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到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

     

     

     

          陳 文 君

                                            余 小 陽

    人民陪審員  李 國 文

     

     

     

    0一六年三月十六日

     

    書 記 員  蔡 肯 棠

     

                  

     

    普京参加冰球比赛
                  
    上一篇: 黃某甲與黃某乙離婚糾紛一審民事裁定書
    下一篇: 碧桂園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汕尾分公司與呂學就物業糾紛一審民事裁定書 (2015)汕城法民一初字第481號
        返回頂部↑
    主辦單位:汕尾市城區人民法院  “郵箱、網址、聯系電話”見機構設置--->聯系方式     技術支持:汕尾市城區法院信息中心
    本站最佳瀏覽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議使用微軟公司瀏覽器IE6.0以上  

    后臺管理登錄
    .ACCESS版本TM